小说阅读

陈骁骨(莫非云写的小说)

版本:未删减时间:2019-06-18

立即下载阅读器

小说《陈骁骨》让小编相信世间所有的相爱,都会在某一瞬间开出惊艳的花,余生让我们都找一个爱自己的人,本站提供全本《陈骁骨》免费在线阅读下载,不要错过了!

山中处处危险,却敌不过人心,一个从山里走出的人来到都市,看的越多,接触的越多,就越懂得这个道理;陈骁骨,一个平凡的山野小子,却意外的卷入了国家机密和权力斗争中,他挣扎,他抵抗,用蛮横扫平一切,最后发现,原来自己命中注定***入漩涡···(注:因为剧情需要,文中大量使用真实地名,但不含作者个人感情,发生事件纯属杜撰,玩笑视之,切勿当真)

陈骁骨精彩章节阅读

2003年,秋

陕西秦岭北部的一处林子,早晨,温热的光,寒冷的空气。

陈骁骨对自己的力量一直很有自信,胳膊粗的白桦树,他一口气能拍断三十根,这得益于他从小的药浴灌体,身体的每一寸皮肉都已经凝练到了最精华,但现在,他心里有种挫败感。

他的面前有只熊,对秦岭而言,一只熊并不奇怪,但他遇上的这只,却有些特别。

你见过一千斤的棕熊吗?

陈骁骨很壮实,即便在张家村,他也是村子里最壮最能打猎的人,但站在这只棕熊面前,陈骁骨只能仰望。

刚才他一巴掌拍了过去,像铁板一样的手甚至可以把白桦树拍断,却仅仅在棕熊的胳膊上打下来一缕毛,没有伤害到它。

棕熊的爪子要比他壮实得多,它一巴掌挥过来,陈骁骨抬起胳膊护着头格挡,***的力量把他的头震的晕乎乎的。

他晃着脑袋,嘴里在嘀咕:“你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打呀!”

棕熊趴下来,凑过去拱拱他的肩膀,竟然显示出讨喜的***昵感,没有人知道,就连张家村的人也不清楚,陈骁骨十几年来每天早晨上山,其实正为了这么个大家伙,因为没人知道,所以没人懂他们的感情。

陈骁骨甩掉那股眩晕感,在它的***上不断拍打,乐呵呵地说:“福宝,以后别留力气,照实了打,甭管我说啥,就当我放屁!”

也不知道福宝听懂了没有,陈骁骨翻身骑了上去,眺望远处山峰。

这十几年来,他每天早晨都上山来给福宝打上几巴掌,听上去特别贱,得到的效果却比用药浴来的更猛烈,这一身铜皮铁骨,也是从这一巴掌一巴掌当中磨练来的。

突然,陈骁骨的眼神落在了村口的山坳里,那里有三辆车。

他手按在福宝的背上一发力,整个人窜下了山。

张家村的**不姓张姓潘,因为上过学读过书,早些年知青下乡就留在了这里,因为肚子里有墨水,看的也比村民们远,再加上村民们天然的淳朴劲儿,他就给选任上了**。

潘**喜欢叼着旱烟袋,穿个白罩褂喇叭裤,驼着手满村的走,喜欢给人解决问题,张家村里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但是今天,他就站在村口,望着外面,那里有三辆车。

年轻的时候他想去当兵,但眼睛不好使,给劝了下来,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吗?那些个《军事杂谈》《枪支博览》他也看了不少,三辆车,一辆悍马两辆吉普,装配的都是宝钢公司生产的加厚型防弹玻璃,车子使用了0.025厘米的钢板加固,外面和普通车辆无异,一共十二个人,十一个是保镖。

朝他走来的这个中年人国子脸,虽然看上去不高,却带着浓浓的威严,哪怕是他在笑的时候,也能让人感觉到压力。

“老先生,我想找李龙,不知道村子里有没有这个人?”中年人笑着说。

潘**摘下烟袋,看着他周边神经警惕的十一个人,说:“你想见他,他愿不愿意见你呢?”

中年人说:“如果是十几年前,绝无可能,但现在不同了,他不仅会见我,甚至有可能跟我走。”

潘**其实心里也拿不定主意,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面前的这个中年人,肯定是军部高官,李龙十几年前,抱着孩子走进了村子,从此也在这里落了脚,刚到村子那会儿,李龙已经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但他还能徒手爬山,晚上进林子打野猪,杀猪那刀快得就像是一个干了几十年的老屠夫,潘**不是傻子,李龙如果没有两把刷子是不可能的,现在有人找他,是敌是友?

陈骁骨就像个泥猴在林间奔腾,但他毕竟还没有脱离人的范畴,到家门口的时候,那扇破败的门***闭着,活了二十几年,陈骁骨第一次知道它可以闭得这么***。

刚推开门,第一感觉就是挤,原本就破败的屋子给挤得满满当当,接下来,一只大手攀上了他的胳膊,把他按扒在了地上。

李龙现在已经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却很潮的扎了个辫子,但老归老,他的眼神依然凌厉,自己教出来的徒弟,给人按趴在了地上,他觉得很没有面子,所以在瞪他。

陈骁骨知道他的意思,咧嘴一笑,整个人朝前翻,后腿朝天一蹬踢在那人的后脑勺上,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陈骁骨贴身靠上去,转身一个肘击磕在那人的前额上,全程不过五秒钟,那人已经昏倒在了一旁。

屋子里首先传来的是一股倒吸气,接下来便是,十几把枪械上膛的声音,陈骁骨感受脑袋上这些冰冷枪管,看着中年人的目光里第一次有了杀气。

李龙磕了磕烟秆子,这股杀气顿时消散掉,他静静的述说:“奚飞博,我之所以还能这么叫你,是因为我顾念旧情,从我踏出十九局的那一刻起,我已经不是你的老师,我也从没有对十九局心生怨念,我和局长还有你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只想安静的生活,你也别来打扰我。”

奚飞博示意他们放下枪,说:“如果这是你追求的,我不会勉强,但十九局危在旦夕,国家危难面前,个人恩怨难道这么重要吗?”

李龙说:“我现在只是个糟老头子,情报部门的手艺活已经放下了很久,也拾不起来了,就算要打仗也该去找年轻人,难道我老头子上去劝他们放下枪,敌人就会放下枪吗?”

奚飞博说:“好!那我要他跟我一起回十九局!就看你肯不肯答应了。”

陈骁骨目登口呆,奚飞博萝卜粗的手指头,直直的指着他。

“关我什么事儿?我打你的人,难不成你还要找回场子吗,把我拖到局里动手?”这是陈骁骨的第一反应。

“他非常符合一个军人的潜质,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你也很清楚十九局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锻炼,这样一个好苗子,你甘心让他一辈子拿铁锹吗?”奚飞博每一个字都很硬气,他抓住了李龙最大的弱点。

李龙扭过头,第一次很认真地审视这个和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小子。

“你咋想?”李龙问他。

沉默片刻,陈骁骨坚定的摇了摇头:“我不去。”

奚飞博重重地呼了口气,说,:“你仔细考虑一下!想清楚了来南京找我!”

奚飞博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外,那个被打晕的年轻人,捂着脑袋,摇摇晃晃站起来,先是瞪了一眼陈骁骨,后来又有些脸红,说:“我叫杨明,你他妈下手真狠,真希望能跟你再干一架!我在南京军区等你。”说完跟在奚飞博后面走了出去。

屋子里又冷了下来,他们养的狗见人走了,又重新回到院子里晒太阳。

陈骁骨和李龙坐在门口,他帮李龙一点点把烟草里的石头屑子捡出来扔掉。

“想去当兵吗?”李龙问。

“不想!”

“你小时候经常很神气地戴我的破军帽,怎么长大了却不喜欢了?”

“小时候不懂事,长大了总得懂点事。”

“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这句话其实我一直不同意,当过兵的,就不可能后悔。”李龙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眯得只剩一条缝了。

陈骁骨停下手上的活,询问:“当兵什么样?杀人什么感觉?”

李龙很好奇的看着他,直到确定他没有在开玩笑,嗤笑一声说:“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是不会知道的。”

“我已经22了!”

“没开过枪,没流过血,你就一辈子是小屁孩儿!”

陈骁骨腾的站起来,把装满烟丝的簸箕往地上一扔,溅得满地都是,大步朝着***黢黢的厨房走去。

李龙问:“你要干嘛去?火气那么大。”

“做饭!”

这一顿饭吃得有点久,这也是第一次陈骁骨问了很多问题而没有被打,老东西今天格外有耐心,阿黄也是第一次吃到了带肉的骨头,总的来说气氛很和谐。

但陈骁骨头总感觉到,老东西很悲伤,他第一次敞开心扉,记忆的闸门被打开,把他内心的另一个世界呈现在自己面前,但也放出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陈骁骨想了一夜,在床上折腾了一夜,人生第一次感觉到失眠的痛苦,他担心老东西,担心这个脾气又臭又硬的老东西,会因为爬梯子摔倒,会因为洗衣服掉进河里,虽然他忘了,自己的一身本领也是这个老东西一手一脚教出来的,但他就是担心。

第二天一大早,黎明的第一束光照进来,让他作出了决定,他起身,背着背篓像往常一样上山。

李龙在房子***上看着他,看着他慢慢淹没在雾里。

该来的总是要来,猛虎不能困在山里。

小编点陈骁骨小说

《陈骁骨》是一本由莫非云写的都市小说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