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破墟归途(鸫东写的小说)

版本:精校版时间:2019-07-22

立即下载阅读器

初见你时看你笑靥如花、自此在也不忍看你黯然神伤。想看治愈心灵系列的朋友们不要错过了《破墟归途》本站APP有《破墟归途》小说最新最完整章节可供阅读,快来下载阅读吧!

变强为了什么,修真为了什么。世间万物必有其定律,因果循环,原以为踏出命运走出自己人生道路,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到头来皆为空。为了找到最初的开始,寻得长生的意义,哪怕九死一生,哪怕破墟万里;摄鬼,杀神,我都将踩着谎言,踏过万千骨血,走上归途。

破墟归途精彩章节阅读

“滚滚滚,死叫花子,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滚”

看着前面一脸鄙夷嫌弃的伙计,男孩慌忙低头掩饰眼里闪过的阴霾,骨瘦如柴的身子,轻飘飘的被伙计扔出了大门。

男孩低着头佝偻着瘦小的身躯,头也不回的拼命往街外跑去,脸上的污秽被汗水大片大片的晕开,额前凝结成块的头发因汗水紧贴在脸上。使本就肮脏的小脸更加看不出模样,只有一双黑色晶亮的双眸,水汪汪的闪着耀眼的光芒,清澈见底下是一汪喜悦的水面,没维持多久,就被身后的响动给打破了。

“站住,死叫花子,敢偷东西,老子我打死你。”

这一切男孩似乎都已经预料到了一般,闪进旁边的小巷子。等伙计追到巷子才发现这是一个死胡同哪有什么人,顿时愣住了。

“呼呼…呼,兔崽子抓到了吗?”这时一个满身肥膘的中年胖子从后面追了过来。

“林总管,小的……小的已经拼命追了,本来是要追上了,但……但还是……让他给跑了。”伙计似乎很害怕,看见林总管脚步不断后退,萎缩的站在角落,

“什么……”林总管听了眼睛死死盯住伙计狠狠将他踹在了地上,正想出气的林总管感觉一股冰冷阴暗的气息从后面传来,他明白这是死亡的气息。“你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吗——”林总管僵硬的转过身,抽搐般赔笑的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面前全身包裹在黑暗里的人。

林总管擦擦额头上不断冒下的冷汗,嘴角僵硬的勾着小声的说“大人,这是次意外。你,你要相信我”林总管***搓着已经通红的双手,低着头不敢往上看一眼。

黑袍人缓缓走进他,一步,两步。愈加浓郁阴冷的气息让满身都是汗水的林总管手脚更加冰冷,他佝偻颤抖的身体,头低的不能再低了,他终于忍受不住,害怕的说“大……大大人,求求您饶恕,饶饶恕我我”林总管还没说完,脚下已经流满一地的尿液,一股恶臭从他身上散出。黑袍人嫌弃的向后走了几步,不耐烦的说“明天辰时,明白了吗?”林总管不住点头,哈腰“是是是”,忽然他满脸扭曲僵硬的抬起头,惊恐发现周围一片黑暗,面前一双***阴冷的血瞳向自己逼近,黑暗中传来黑袍人的声音“没成,你死。”一声声不断回荡。每一声,林总管都会盯着血瞳里自己惨死在自己手上的倒影,以各种不同的死法重复品尝死亡的那一刻。

黑袍人转身瞬间出现在巷子十里外的房顶尖上,面前一米左右站着一个同样黑袍人。那个黑袍人偷偷瞧了眼下面远处喧哗的巷口,看着跪在地上已经满脸痴傻的林总管,立马单膝跪下恭敬说道“属下鬼魁恭贺领主练成幻术,早日完成主上大业”。

黑袍人转过身,头蓬下露出一双林总管幻境里的相同的血瞳,冰冷盯着不远处跪着的人久久不说话。鬼魁身上一重,深陷进脚下的房顶里,以他为中心房顶不断裂开道道裂缝,他苦苦支撑住不再下陷。黑袍人瞬间出现在他面前,冰冷的声音从斗篷里传出“葛家幻术是尔等可以窃探的吗?”话音刚落,压在鬼魁身上的威势又重了一分。

“领主……属下,愿受罚”已经被压的抬不起头的鬼魁,头蓬下紧咬的嘴角,流下鲜红的血液,顺着尖细的下巴滴落在深褐色的瓦砾上。

黑袍人冰冷的看了眼他转过身,吩咐道“明天的计划你与红魁都不用参加。去将大鱼给我带回来,已经一百年是时候收线了”“鬼魁领命”当跪在地上的鬼魁抬头时,黑袍人已经消失了,身上的压力也随之消散。鬼魁有些踉跄的站起来,看着下面空荡的巷子消失在空中。

夕阳西下,暮霭红楼;静悄悄的小巷子里发出一丝丝瓦砖挪动的声音,在巷子墙角下几块石砖轰然倒下,漆黑的墙里出现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缓缓的显现出一张黑不溜秋的小脸,脸上混着各种污秽,裹了裹身上的破成条的百家衣,抱紧手里的东西,拐进另一条巷子,向城外的贫民窟跑去。

“爸爸,妈妈,小佑,沐沐,我回来了”

贫民窟偏僻角落的一个破旧土房子前,赫然站着的就是之前的跑掉的乞儿,他抱紧手里的东西,警惕的看着四周,土房子前的厚木板缓缓的挪动着,慢慢露出一个容七八岁孩子可出入的土洞来,男孩看见了立马就钻了***。

“叶哥哥回来了”“哥哥回来了”

在漆黑土房里,两个小不点欢呼着窜到男孩的跟前,男孩摸摸他们的头。“回来了”一声轻柔的声音从隔间里传出来,一个枯瘦的妇人抬着烛台缓缓走了出来,她身着宽大破旧的农装,头发用黑色破布凌乱的扎在脑后,脸上皮肤显得黝黑枯槁,但精致的五官以及白皙细腻的玉手使她显得很不自然,虽然只是随意站着但周身散着恬静的气质,欲盖弥彰的掩盖反而让人感觉虚伪。

“妈妈你在给父亲喂药吗?”叶白说着立马上去接过烛台,扶着叶妈妈走到一旁的的破椅上坐下,叶妈妈难过的叹了口气,看着叶白说道“你父亲的病越来越严重,药已经不够,你上次拿回来的米也快吃完了。”叶白看着抓着自己手臂的叶妈妈,想了想,小心翼翼的拿出怀里藏着的木盒。

叶妈妈一把拿过叶白手里的木盒,奇怪的问“叶白这是什么?我说过我们不能偷东西,你偏偏喜欢偷”叶白还没开口说话,叶妈妈已经打开木盒。木盒里放了一根足有千年的血参和一张黑色的纸。

叶白没说话,直立立的站在一旁,油腻的头发遮了半张脸,就像根木头瞧不见任何变化,不远处的两个小不点慢慢走到叶白身旁,一身和叶白一样的百家衣宽松松的裹着他们幼小的身子,过长的袖子及裤脚显得他们更加的瘦弱,就像没断奶的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而油腻白发半遮半掩的盖住了他们的五官,露在外面的皮肤和叶妈妈的脸一样黝黑干枯,在阴影里就像两具僵尸,唯有被烛光照亮的双眸晶莹明亮,突出孩子特有的纯真与干净,高个的孩子牵着另一个孩子走到叶白旁边对叶妈妈说“妈妈,叶哥哥好辛苦才拿回来的,先别管是不是偷的,反正我们的东西都是叶哥哥偷来的啊。”

叶妈妈笑骂了一句“沐沐,大人说话你们小孩插什么嘴”。沐沐拉着身旁的小佑吐吐舌头,睁大眼睛像小猴子遇到新玩具一样仰着头看着叶妈妈打开盒子。叶妈妈笑笑没有制止,她拿出血参,满不在乎的将它放在了沐沐的手上,沐沐兴奋的和小佑一起拿着血参,高兴的说“有了这个爸爸的病就有救了。”

叶妈妈没有理会,拿出木盒里的第二样东西,一样纯黑的纸,纸非常柔然,上面什么也没有。她***扯了扯纸,发现纸张非常坚韧。她又将纸放在烛火上烧,黑纸竟完好无损。叶妈妈的动作惊到了一旁的叶白和观察血参的沐沐、小佑。他们纷纷围在妈妈的身边,正想说话。土墙上的铃铛疯狂摇晃响动。

所有人惊讶的看着铃铛。对于孩子来说,这个铃铛从他们出身开始从来没有响过,今天没有征兆就自发的响起来,这是很不可思议的。对于叶妈妈,这个铃响,除了表示外面有人闯入,也意味另一个重要信息。

她拿着手上的黑纸,带着所有孩子进了隔间。隔间是一个空旷的房间,房间深处一张木床,旁边是几张高高矮矮,破烂的桌椅,房门对面放着一些由零散家具拼凑出来的柜子,以及三四个破箱子。叶妈妈走到床边,床上躺着一个干瘦苍白的中年男子。她伸手在男子身上摸索了一会儿,很快就拿出了一张的黑纸,黑纸与叶白带回来的一模一样。

叶妈妈面露凶色突然站起来,扑向叶白,狠狠抓着他的手臂,细长的指甲更是陷进肉里。叶妈妈尖叫着“你这个孽种。这是哪来的,这是哪来的,你想害死我们。是不是?”叶白和两个孩子都被叶妈妈吓傻了,纷纷跪在叶妈妈面前不知所措。沐沐和小佑吓的哭了起来,沐沐流着泪叫道“妈妈,求求你别这样,你放开叶哥哥吧。你吓到沐沐了,妈妈~”叶妈妈看着跪在面前,哭着抱住自己的沐沐和小佑,凶恶的脸上布满泪水,叶妈妈放开抓着的叶白,温柔的抱住了两个孩子,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她擦擦眼泪对他们说“沐沐、小佑你们两什么都不要问,赶紧去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就搬家,要快。叶白你留在这里跟我说清楚,这是哪来的。”沐沐听了立马拉了小佑去收拾本就不多的行李。叶白无视手臂上的抓痕,站在叶妈妈面前说起今天的经历“我今早路过林家后门看见林总管偷偷摸摸的出去。我记得**说过不要多管大族的闲事。林总管太紧张碰掉了手上的盒子,我看见盒子里露出的血参,我就……就想到父亲。林家一直背地里做着买卖人口猪狗不如的勾当,仇人无数。而且林总管偷偷将林家珍贵的血参拿出来,丢了必然不敢声张。因此我跟了上去,想乘机偷取血参给父亲治病,才一路尾随趁他们不注意之时抢了林总管的血参,妈妈我错了。”叶白说着跪在了叶妈妈的面前,叶妈妈静静的看着叶白,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土房开始晃动。

小编点破墟归途小说

《破墟归途》是一本由鸫东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