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奇人周七猴子的传说(戴修桥写的小说)

版本:完结版时间:2019-07-22

立即下载阅读器

搞笑穿越小说《奇人周七猴子的传说》,穿成所谓的废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遇上一个邪魅腹黑男主,一但碰上就跟牛皮糖似的甩也甩不掉。本站AAP可免费在线阅读《奇人周七猴子的传说》最新章节列表。

清.乾隆年间,下邳出了一个奇人名叫周七,人称猴子。据说有状元之才,但不愿做官。他生性滑稽,机灵,多有心计。在徐州、邳州,睢宁县一带流传着他许多故事,多是与人为善.......

奇人周七猴子的传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一章

智审争妻案

话说大清年间,古下邳出了一个奇人,姓周名七猴子。还有人说他是现在的邳州市白埠的人氏,那里还有他的坟墓?又有人说他是徐州人?我在这里讲的是故事,并不是研究历史,总之这个传说中的人物是我们这一带的人。在当时他还是江北的一大才子,有的人问这么一个有大学问的人怎么起个不雅的名子呢?这也怪不了他,起名是他父**的事,他刚刚出世,由不了他。在这里说明,不是说他人的行为和模样像猴,在那文化落后的年代,尤其是男孩子起个四条腿的动物的名子好带,可以免灾,如牛、马、羊、狗等都有人叫,还很普遍。所以他的父母就给他起了猴子的乳名,兄弟姐妹排行老七,周七猴子就是他的名姓了。他聪明过人,但行为也与众不同,放纵不羁,还有的人说他有状元之才,却没有状元之命。说错了,凭着他的才智不但能做官,还能做大官。他不愿意做官,对大清王朝的冷视和厌恶,尤其是对那个统治的黑暗制度的不满,无心为官。他还是一个侠肝义胆的仁义之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他的故事很多,流传的也很广,如果编写成书,定是一部体大思精的巨著。

古人云:

心地干净,方可读书学古。不然,见一善行,窃以济私,闻一善言,假以覆短,是又藉寇兵而济盗粮矣。

古人说得也是,心中有一方凈土,能够做到纯洁无瑕的人,才能够研读诗书学习圣贤的美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即使他做了一些好事来,却用来满足自己的私欲,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他的所谓“善行”便成了向敌人资助武器而向盗贼赠送粮食了。

寒流卷着鹅毛大雪呼啸而至,下邳的街头推来了一辆独轮车,车上一个破被窝里倦曲着一个孩子,只露着一个小小的脑袋来,挂着白绒绒的雪花。推车的汉子身上的那身破烂不堪的棉衣,已经分不出是绽开的棉絮,还是沾着的雪花一根木桩子,如果他站在那里纹风不动的话还以为是堆成的雪人儿。身后还有一个人,在这雪天雪地里分辨不出是男人还是女人。可能是太冷了,她弯着腰,缩头缩脑的,也辩不出是个大人还是个孩子。那汉子把车子推到一处房廊下,他在避风不潲雪的地方放好车子,这才回头向他走过雪地上看去,跟随在车后那人倒在雪窟里而动惮不得,他慌忙跑去,还急促地呼喊着:“宝他娘,宝他娘……”

这汉子急步向倒在雪地里那人跑去,他扶起那人道:“宝他娘,宝他娘。”

原来这女人是这汉子的妻子,这女人在汉子的搀扶下也走到了停放车子的房廊下,这时车上的孩子也哭了。

哭声惊动了屋里的人,这是一家酒馆,正有几个汉子在饮酒,他们听到了孩子的哭声,有一人道:“何人在外哭啼?”

又有一人道:“我出去看看。”

于是这人起身向外走去,他来到房廊下,听的这孩子哭的更凶了:“娘,我冷,我饿哇……”

这汉子急忙返回酒馆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太现实了。”

有人问:“是哭声还是一个孩子?”

这人道:“是逃荒要饭的,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孩子,饥寒交迫,所以这孩子才哭啼叫喊。该死的天,真能要穷人的命。”

其中又有一人道:“是哇,岂能见死不救?”

一个汉子道:“天下穷人千千万,你是救世主?怕是你也救不过来呀。”

这人道:“济世虽乏赀财,而存心方便,即称长者。”

有一人道:“所言极是,所言极是,不妨要酒家将其三口人喊唤进来,煮碗热面,钱算我的。”

他说到这里便高声呼喊道:“店主人,店主人。”

店主人是一个五十开外岁的老汉,他闻得呼喊急忙走来道:“几位爷有何吩咐?”

这些人说明用意,店主人也是敬佩不已地说:“好事啊,什么是雪里送炭?几位爷做到了。我先将他们喊来屋中,暖暖身子,再去煮面。”

酒家跑到门外把这三口叫进屋来,从雪天冰地里来到屋里,真有一步登天的感觉,夫妻俩感激再三:“谢谢**,谢谢**…….”

不一会的功夫,店主人已经把面煮好,热气腾腾的一泥盆,放在另一张桌子上。

店主人高声道:“来得都是客人,这盆面足够你们吃的,饭钱我不要了,算我的。这几位爷,好人当到底,好事做到底,三九寒天,大雪封门,路断人稀,都说我们下邳人心肠好,这三口人在这天气里,不饿死也会冻死。常言道,热心之人,其福亦厚。我知道您等都是我们下邳的富人和名人,若是能慷慨解囊集资一些,能解决他们十天八他的食宿,我老汉先替他们谢谢了。”

一个三十上下岁的汉子,身量不矮,稍稍见瘦,生着一张瓜子脸,黄白的面皮,两条眉毛黑黑的往上竖立着,高高的鼻梁,鼻尖有点钩,两片薄薄的嘴唇,一双闪着流光的眼睛,有深不可测的神色。头戴一顶狐皮帽,身穿一件小二毛皮袄。说起话来吐字清楚,很能动人听。他又向这位**又看了几眼,这才高声道:“救死扶伤乃做人之美德,何乐不为,这些银子我出了,九牛一毛,何足挂齿。”

他说吧立即从囊中取出一串铜钱,在众人的面前摇晃了几下,好像在炫耀,又道:“天气如此寒冷,看这三口子,衣薄怎胜寒,又赤脚挠头,来,再赐你五十钱置几件御寒档风的衣裳。”

他说罢又取出一串铜钱,店家急忙接过道:“董善人乃名不虚传,下邳人之楷模。”

店家将这两串铜钱交于那穷汉的手中,穷汉接过,直感激的他二目流泪,双膝跪下,连声道:“谢谢大恩人,谢谢大恩人……”

那**也弯腰施礼深表谢意。这且不说,哪里知道这穷汉为此不仅丢掉了妻子和儿子,还险些丧了性命。

这穷汉何许人也?他姓石名成,山东人,早年也有些田地,虽然读书无成却还能说文解字,他也曾娶了一个年龄相当的女人,二十岁就完了婚,石成品行、人才优良,那女人虽然不能说上如花似玉,也有几分的容颜,在局部一方算得上***。夫妻二人齐眉相爱,如糖似蜜,可谓是美满夫妻,和睦家庭,却没有想到红颜薄命,花径不曾缘客扫,待来秋风催叶黄,数年后一病不癒染黄泉。结发的妻子死了,石成万分悲痛,悲痛归悲痛,年纪轻轻的,那续弦乃人之常情。

石成的家前有条河,他住河北,河南岸有个村庄,居住着好几百户人家,村中的人多姓闫,村名闫家村。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又道说人上百,形形**。村庄里的人良莠不齐,有勤劳的,也有懒汉,难免还有不务正业的。其中就有一个出了名的一个赌汉,没有人叫他真名实姓,赌鬼不仅是他的代号,也成了他的常用名,年轻时叫赌鬼,人老了再添上一个“老”字,老赌鬼的名讳自然而然的叫开了。赌博可不是一件好事,吃喝嫖赌的哪有正经人,一个个也没有好结果。他把老一辈子留下来的几十亩好田好地,今年卖三亩,明年卖五亩,卖来的钱都在赌博场上耗尽,田地卖了了,再卖房子。不几年他就成了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穷光蛋。这样的败家汉哪个女人还跟他过,妻子一条绳上了吊,撒手人寰,她丢下唯一的女儿走了。老赌鬼连一滴眼泪也没有掉,一条草席将妻子埋了,仍然日以继夜的泡在赌场里。有人问他吃什么,喝什么,赌资又从何处来?赌博场上都是鸭蛋财主,今天赢三百,明天输四吊,赌场上没有百战百胜的常的将军,也没有十赌十输的臭牌手。他还有一技养生之道,那就是偷,输了钱不给招打,行窃时失手被抓,少不了一顿酷揍。妻子死后不久,赌鬼输了钱,夜里行窃被抓个正着,又被打得皮开肉绽。

这回老赌鬼就无计可施了,也该老赌鬼点子背,倒霉到了家,赢他钱的是当地有名的恶棍。这个恶棍绰号滚地龙,能讹死人不偿命的主,他不是一般的泼皮无赖,还有一定的靠山,其舅舅是某一个王爷的四品带刀的校卫,在那时就连地方的七品知县也不敢惹他,不但有势还是百里的大富豪。说他是滚地龙,谁不害怕他,飞扬跋扈、横行霸道、欺男霸女,那是无恶不作。

老赌鬼欠了他的钱,那是活到家了。滚地龙饶不了他,又听人说老赌鬼有个俊俏的女儿,正中下怀,滚地龙就笑了起来。他吩咐两个爪牙将老赌鬼唤到面前,便开门见山地说:“欠我的赌钱今天必须还。”

老赌鬼非常害怕哀求道:“龙爷,求您开开恩,再宽限我三两日。”

滚地龙摇摇头道:“没有钱好说,好说,你不是有个闺女吗?”

老赌鬼不敢隐瞒道:“有,有。”

滚地龙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道:“把你的闺女带来抵账,鸡蛋兑盐两不找。”

老赌鬼大惊失色道:“龙爷,龙爷,使不得,使不得呀,我那女儿才一十六岁。”

滚地龙摸了摸下巴道:“龙爷我五十六岁,一十六,五十六,四十年前也十六,好哇,好哇,年龄相当,正当劲,正当劲。再说大个三十、四十的,老夫少妻才有个疼头。就这样定了,三日后我去搬娶。”

滚地龙说到这里一摆手道:“走吧,准备准备,就等我的大花轿吧。”

老赌鬼好如万丈高楼失脚,滚地龙是什么人物,他是心知肚明的,妻妾成群结队,在他来说女人就是一盆洗脚水,泼个十盆八盆那是无所谓,死在他的鞭挞下的黄花女何止三五人,草菅人命,谁也奈何得了他呢?

老赌鬼回到家告诉了他的女儿杏花,闫杏花一听是那个杀人如麻,玩世不恭的滚地龙,那是一千个不感应,一万个不同意。这一带的孩子若有作闹时,大人们只要说:“滚地龙来了。”

孩子们吓的直往娘老子的怀里钻,在这一带老百姓谈“龙”色变。闫杏花已经拿定了主意,就是一死也不能顺从,滚地龙哪里是人,就是一个魔鬼。

当天神夜,年仅十六岁的闫杏花逃出了家门。哪里能是她的家、她的归宿。好比是盲人骑瞎马,走一步算一步,死在哪里就喂哪里的狗,泪流干,恨难尽,她的心就像这漆黑的夜,没有一丝光明……

第三日,滚地龙果然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一簇人等,又是喇叭又是号,抬着一乘花轿,一路上吹吹打打,鞭炮噼里啪啦来搬娶老赌鬼的女儿杏花。这队人马进了闫家村,喇叭号子和鞭炮声齐鸣,惊动了村庄的男女老少,一听说是滚地龙来娶老赌鬼的才十六岁的杏花,哪个不膛目结舌,都为可怜的杏花在叹息。又无奈,滚地龙这头恶魔谁也惹不起。呼啦啦都跑回各自的家门去了,滚地龙几经打听,好不容易才叫开一户人家,告诉了路径,便直发老赌鬼所谓的家。

一间两檐到地的茅草屋,破烂不堪的柴门还紧紧地关闭着,门前有半截子的水缸,水缸怎么会有半截子呢?原来这水缸是好的,三年前老赌鬼欠了又一个赌鬼的赌输的一块钱,便前来讨要,哪有闲着的钱还他呢,这些人有几个能是好东西,都是下雨不往屋里拾的破烂货。他讨债不果,恼羞成怒,在门前骂了一个时辰,还消不了气,便穷凶极恶地找来一块大石头把这缸的上半截给砸破了,也好下半截没有破,勉强还能盛一桶水,就这半截缸使用到现在,也算是老赌鬼一大半的家产。

滚地龙跳下马来,使人去敲门,敲了半天,那门还是不开,好个滚地龙勃然大怒走近门前飞起一脚,门被踢碎了,滚地龙对着茅草屋扯着嗓子喊开了:“老赌鬼,我娶你闺女来了…..”

滚地龙喊了数声,屋里没有人答应。

滚地龙纳闷了,自言自语道:“死了不成,来人,去窑里看看有没有人。”

一名恶徒猫着***片刻出来道:“老赌鬼和他闺女都跑了。”

滚地龙恼羞成怒,咆哮道:“把他的破窑给我烧了。”

这两檐到地的茅草屋,一不要板凳,二不要梯子,因地制宜,恶徒们扯出房上的茅草,天干房上的草也干,拿来火种,一点就燃,烟升火起,一时间那茅草屋大火熊熊,先逃出老鼠再逃出猫,老赌鬼一生的财产付之一炬了。

有人要问老赌鬼哪里去了?这样的人只不过是披着一张人皮而已。

老赌鬼在女儿离家出走的早晨,他发现女儿没有了综影,难免心里有些着急,这个没有人性的赌鬼当然不是担心女儿的安危,最先想到的是三日后滚地龙要来闫家村搬娶杏花,没有了杏花如何交待,滚地龙这条恶霸惹不起哇,非将他千刀万剐不可。必须找到杏花,于是他出了门,找有半日,音信全无。狗改不了吃屎,赌瘾又来了,这回手幸还不错,赢了铜钱好几吊。这个村头有家小酒馆,他往里一坐点了两个菜一荤一素,要了一壶高粱烧,一碗羊肉汤,四块热烧饼。又吃又喝,酒足饭饱。他想女儿还得找,找不到女儿那是必死无疑。他又醉醺醺地走出这个村庄。河这边几个村庄都找了,那就去河那边寻寻。

于是他走上了独木桥,一阵风吹来,他悠悠忽忽,摇摇晃晃,一头栽进了河水之中。

天渐渐的黑了,空旷的河两岸没有行人,他这几声急促的:“救命啊救命啊…….”不一会儿就被流淌的河水所吞噬。

没有人来问津,他的这条命算是到家了,再大的肚子能喝几瓢水?从此老赌鬼就不赌了,人说金盆洗手,老赌鬼洗得更透彻,跳到大河里,洗去人世上的尘垢,也洗去了他可怜的命。一河清水一河泪,泪为何**?这个一事无成,不务正业的赌鬼没有人为他流泪,更不值得任何人为他流泪。

是为可怜的杏花和她的**在流泪。

杏花这个如弱女子能到哪里去?年仅十六岁,又贪上不务正业,吃喝嫖赌的爹,从小都是偎在娘的身边,见最大的世面就是跟着娘赶了两次小庄集,长长短短七八里,人多人少千条腿。娘死了,孤独无依,可怜人滚地龙又来占有她,这个名子一听起来就心寒胆战,就是一死也不能落入魔鬼之手。

她一路哭着,就像掐了头的蚂蚱,往哪里飞呢?毫无方向。她走啊走啊,断线的风筝无根的草,任风吹随水飘,天还没有亮她来到一条大河边,小的时候她来过,记得河上有座木桥,她顺着河边走去,天亮了她找到了这座木桥,她过了桥,又往哪里去呢?天苍苍地茫茫,她是只孤独的鸟,还是一只羽毛还没有***的鸟,再可怜不过了。她昨天就没有吃饭,饥肠辘辘,***发软,头昏脑涨,就觉得天旋地转,她一头栽倒在地,什么就不知道了。

这里有个村庄,村名石家村,石成就居住在这个村庄里。石成家里颇有些财产,好田地百余亩,石家人而且还为人和善,村里也有几户穷人,也常常得到他家的周济,因此口碑甚好。石成读书虽然没有考上功名,却也是村里最有学问的一个人。说实在的话,功名可想不可及。读书人好比牛毛,一头牛身上毛有千千万万根,能考上功名的如同牛腿,少之又少,一头牛只有退四条。能做官的比作牛角,一头牛又有几只角?凤毛麟角,休说凤毛麟角,能是牛角也就好了。

石成他有早起晨跑的习惯,这日早晨他在村头跑步,汗流浃背,正要回家,突然他发现了杏花倒在了路边,他急忙跑去,还是一个黄花姑娘。那时人的封建思想很浓重,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怎么办呢?四下又无人,看这姑娘面黄如纸,昏昏沉沉,已是奄奄一息,如此模样,命悬一线,我岂能见死不救?

石成毫不犹豫抱起昏迷着的杏花向家里跑去,来到家已经是气喘吁吁,他要自己的**和妹妹前来照顾,急急忙忙牵出马来,飞身上马,将附近一位名医接来家中。其实杏花并无大碍,又惊又怕,又饥又饿所至,石母已经给她喂了一些汤水,石成的妹妹石惠取来自己的几件衣服,沐身凈面,精神也得之恢复,再穿上新衣服。人是衣马是鞍,那杏花真如雨露中的鲜花美极了,沉鱼落雁,亭亭玉立,好一个大***,石成直看得魂魄颠倒,打心里暧昧至极。

当杏花说到她的遭遇,石成连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道:“杏花妹妹,有我石成保护你,就是天塌了我来顶。”

这回杏花从黄连树下走到福窝,穿用如意,吃喝满足。尤其是石成那关心的是无微不至,一年后,石成再也控制不住了,杏花也是心甘情愿,二人欢天喜地完了婚。

没有不透风的墙,四年后,杏花身落石家村,那时他们已经生育了一个儿子,起名宝儿。一天夜里,滚地龙在石家纵起火来,石母和其妹妹在火中丧了性命,只有他们三口逃得出来。石成看着一片烧焦的废墟,寸草不存,生活无计,还担心滚地龙再来暗算,就走上了离乡背井,逃荒要饭之路。

石成夫妻和儿子得到毛红的资助,暂时有了安身,许礼不但开酒馆还另开客栈,这三口就安住在许礼的客栈里。第三日毛洪又带来一辆车来到许礼的客栈。也巧宝儿病了,胡行暗自高兴,正中下怀。先是一阵假惺惺的言辞,留下石成带上杏花母子去看郎中。石成信以为真,许礼却放心不下,却不敢明眼。

一走就是三天,还不见毛洪将杏花送还,石成可就急了要去追讨。许礼告诉他道:“毛洪在下邳有钱有势,还是有名的刀笔手,你惹不起。”

石成往许礼面前跪下,二目流泪哀求道:“叔叔,你可能救我?”

许礼摇摇头道:“爱莫能助,却有一人能救你。”

石成问:“谁能救我?”

许礼道:“我们下邳还成了一个奇人,也是江北第一大才子,有状元之才没有状元之命的周七爷,人称周七猴子。”

石成道:“我乃外乡,与他无亲无故,岂能救我?”

许礼道:“你不了解周七爷的为人,他仗义疏财,仇恶仰善,爱打抱不平,你去毛家若有不测,我去求周七爷。”

石成向许礼磕了三个头,就走出了许家酒馆。

当他按照许礼说下的方向,石成找到了毛家,高墙大院,青砖青瓦的房舍乃富有的人家。石成刚要敲门,呼啦啦地从院子里窜成五六条彪形大汉,不由分说将石成按倒在地,一条细细的一条麻绳捆个结结实实……..

再说许礼,这个人在下邳街上出了名的热心人,行好为善,公称为许好人。到了黄昏还不见石成一去不返,使人打听,石成已被毛洪送到县衙问罪去了。正在这时毛洪使人送来五十两银子还有一封信,信上的言辞咄咄逼人,务必不可实言,好自为之……”

许礼直气得顿脚捶胸,恨天骂地:“天理何在?王法何在?”

许好人名符其实,连夜去见周七爷。

第二日,周七爷骑着一条毛驴来到了县衙,大名鼎鼎的周七爷在下邳是好人敬之恶人惧之的人物。不是说他口若悬河,口刀舌剑,都惧怕他有字字在理、一言九鼎的能为。常言道理正山倒。世上什么最大?有人说天大,我说理大,有理能行天下。还有,周七爷才高八斗乃虚不假,十六岁乡考第一名,十八岁进京赶考,那文章锦绣,名扬天下,考得了进士。可是他生性放荡,不愿做官。许多中举的年兄年弟遍及多府多县,因此周七爷更有了为民伸张正义的资本。

当班的衙役急忙将周七爷迎进县衙,礼后问:“周七爷,去后宅见我家老爷?”

周七爷道:“我与你家老爷同场就考,乃知己知彼,还是公堂说话。”

知县刘华闻报急忙在大堂接见周七爷,二人相互见礼,刘华吩咐看坐献茶。”

二人寒暄片刻,周七爷道:“你不是接了一个争妻案,审理的如何?”

刘华道:“区区一小案当堂就审理的清清楚楚了。”

周七爷问:“说来听听。”

刘华道:“原告毛洪乃下邳名流,其妻二日前走娘家,途中遭遇一强盗将她抢劫,毛洪闻报后带人前去打救,追下了妻子又擒获了强盗。”

周七爷问:“如何法落?”

刘华道:“光天化日之下拦路抢劫,绑架人口,罪大恶极,判那强盗秋后问斩。”

周七爷一声冷笑。

刘华问:“年兄笑其何来?”

周七爷道:“那女人被绑架时可带孩子?”

刘华道:“原告说其岳父患了急症,大雪天怎好带孩子,孩子才刚刚三岁。”

周七爷道:“说的也是,天衣无缝。这个案子你审得蹊跷,务必重审。”

刘华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大白,重审岂不是画蛇添足?”

周七爷道:“能不能要我审理?道要看看你真在哪里白在何处,年弟,有话在先,在我周七猴子的家乡做官,做正了,我周七鼎力相助,做讹了,休怪我上两封信来拆你的台。”

周七爷义正辞严,那刘华道:“你怎么审?”

周七爷道:“传原告被告,还有在案的女人,孩子必须带上堂来。”

刘华道:“依你是了。”

刘华传下令来,三班衙役执行去了。

应审的人员都带到,刘华道:“年兄,你审吧。”

周七爷向堂下看去,石成受刑一瘸一拐泪洒公堂,毛洪却洋洋得意,那杏花紧靠在毛洪的身旁抱着孩子而低头不语。

周七爷不亢不卑地问:“石大汉,你身上可有钱?”

石成泪道:“老爷,小民是个逃荒要饭的,身上没有多少钱。”

周七爷阳奉阴违地笑道:“人都说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你身上没有一个子怎么打官司?”

石成一声哭道:“天那,我知道我是个穷人,不怨我官司输,只怨我穷理就穷了。”

他在身上掏了又掏,掏出几枚铜钱来,道:“老爷,我还有十枚铜钱,人死了,老规矩身上再穷还得带上七枚铜钱去阴曹地府打发阎王爷。求老爷开开恩,给我留下七枚好垫土。”

周七爷哈哈一声大笑道:“阎王爷不嫌小鬼瘦,那我就答应你,来人。”

班头道:“听七爷吩咐。”

周七爷道:“这三文钱不成丝不成线,拿去大街上买些花生来,你们靠山吃山吃习惯了,今天遇到这个穷鬼,规矩不能改,吃一把花生吧。”

这些衙役还不知周七爷的壶里卖的什么药,只好执行了。花生买来了,周七爷要大家就堂上吃了起来。常言道,大人做假,小孩伸爪。杏花怀里的宝儿想吃花生急得呜呜直叫喊。

周七爷道:“大人吃岂能要小孩子看,来。”

周七爷捧起花生那宝儿跑到前来,周七爷将一捧花生放在宝儿的兜子里道:“要你爹给剥去。”

三岁的孩子虽然不能知东晓西,朝夕生活在一起爹娘还是能认识的,才刚刚分别一两日,岂能认错?

宝儿兜着花生一头跑到石成的怀里,喊道:“爹,爹爹。”

只见周七爷勃然大怒,一声大喝:“来人,把毛洪给我拿下。”

石成一声大哭道:“老爷,我谢谢老爷。”

周七爷道:“我不是老爷,是周七。”

石成向周七爷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周七爷道:“不拿下那个滚地龙,你又如何能回家安居乐业的过日子。”

石成哭道:“周七老爷,滚地龙不是下邳人,乃独霸我家乡一带的恶霸,有钱有势,如何能拿下他?”

周七爷道:“付过耳来…..”

请看下章:智擒滚地龙。

小编点奇人周七猴子的传说小说

《奇人周七猴子的传说》是一本由戴修桥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