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无极

百度春节要撒10亿,为啥动静还比不上花5亿的支付宝?

小编:快乐无极浏览数:13时间:2019-01-29

在兴致勃勃集五福的时候我突然想到,百度的红包活动哪里去了?

既不见朋友圈里有人分享,媒体平台上也没什么报道。上一次百度的高光时刻还是1月17日,它从腾讯和阿里手中抢下了春晚的独家红包互动,并宣布将在整个春节期间狂撒10亿元红包。

再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就是1月29日上了一次微博热搜,还是蹭了微信一路封杀的热度——#微信封杀百度红包#。但C位依然落在最近频繁动用封杀权力的微信上,百度红包和最近被封杀的抖音、多闪、网易云音乐等后缀混在一起,宛如路人甲。

而两个时间点之间,百度的红包活动悄然上线并在关键的用户参与上显得没什么水花。

1月28日是百度红包预热活动上线的日子,一个是“集好运卡分1亿”活动:用户集齐十张字“福禄寿喜财好运中国年”后除夕夜随机瓜分1亿红包,每天每人有3次抽奖机会,但通过分享重复卡片、去好看视频APP看视频、在百度里进行搜索等动作可以增加抽卡次数。另一个活动是组队分奖金池红包,按队伍人数和邀请贡献每晚瓜分奖金池里的奖金。

19个小时之后,玩法更有趣的集卡活动在百度APP上仅显示有236个人集齐。在经历了支付宝集五福活动四年的人民看来,这个数字简直少的令人惊讶。相比之下,支付宝集五福活动在上线40分钟之后,已经有2万4千人集齐了五福。

在意识到这个活动尚不为人知、能增加我抽大红包的几率的时候,我向身边的同事、朋友都宣扬了这个信息。但令我意外的是,几乎都不为所动。

要么跳过我的发言,冷漠地继续讨论支付宝的花花卡和敬业福(*花花卡:支付宝集五福活动里的一种卡片,支付宝会从中抽2019个人帮忙还花呗),要么嫌弃百度玩法太麻烦,规则介绍的不够清晰不够傻瓜,要么看到需要下APP就静默了……

现如今对于各大平台推出的红包营销活动,见多识广的群众已经到了一个审美疲劳的阶段。要么是红包数量大,要么是玩法吸引人,而在很多时候后者比前者重要的多。

诚然,百度预备砸10亿的数额比支付宝的5亿多很多,但它一开始就面临了两个门槛:需要下载和玩法太过复杂。毕竟很多人的手机自带的浏览器就已经具备了百度的基本功能。而它的红包活动因为具有很浓郁的流量转化、拉新、留存的营销目的,玩法并没有很轻松。

看得出来,百度在尽力的完成百度系APP或者产品的拉新和留存工作。“集好运卡”那一个活动里,想要增加抽卡次数就得完成的任务要么是在百度APP里操作(添加小说到书架、搜索一次等),要么是去下载或打开自家视频APP看视频(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第888名-55888名集齐者会获得爱奇艺会员卡。而且春晚当天四轮红包互动中有一轮是发的小度AI音箱。

就目前可见的参与度和报道来看,百度此次的红包活动尚没有做出更大的知名度来。截至发稿前,仅有3216人集齐好运卡。

更不走运的是,由于本来已经兼顾了先天优势和后天努力的支付宝还抢跑了红包活动,用户对于百度的红包就更倦怠了。

显然支付宝在营销上要更胜一筹,每年的集五福活动都能开发出新玩法。今年1月25日活动一上线就推出了新卡片“花花卡”,延续了双11锦鲤的玩法,再到28日推出了马云写的“福”字以及激发社交互动的沾福气卡。虽说最后对话还是会回归到微信内,但是维系了支付宝的活动热度持续蔓延。

活动准入门槛也要更低,除了拥有广大的用户群体,截至2018年9月30日,支付宝国内年度活跃用户超过7亿,无需面临下载APP的门槛之外,玩法也更简单,扫福、领卡就可以,不需要完成什么任务。

而在百度之外,今年参春节红包营销活动的公司更多了。今日头条也宣布拿出10亿发红包,玩法与百度集好运卡类似;腾讯微视宣布将在春节期间推出视频红包的创新玩法,届时将发出5亿现金红包;抖音挤掉微博成为了央视春晚的独家社交媒体平台后,宣布分享总计5亿元的现金红包并上线自己的红包活动“美好音符年”。

营销玩法众多,百度要想在众多眼花缭乱的红包活动中脱颖而出,除了抱紧春晚大腿,玩法还得多多加油了。

相关文章